首页 > 业界资讯 > 内地旅游 > 正文

一日游:市场需求旺盛,但乱象纷呈如何破解?

来源:品橙旅游阅读次数:2812时间:2018-08-30

暑期,正值一日游“野蛮生长”的时期,北京再掀非法一日游整治风暴,多家旅行社被查处。


 

乱象丛生

北京的非法一日游项目多集中在八达岭长城、十三陵、颐和园、故宫等观光游客量大的热门景点。所谓的非法一日游项目,主要包括“黑票提”、“黑导”、“黑社”(旅行社)、“黑车”、“黑店”(购物店)、“黑网”(网站)等乱象,严重扰乱了正常的一日游市场秩序。“六黑”看似都是孤立存在的,实则背后形成了利益勾结的链条。伴随着对非法一日游的整治和查处,这条隐藏在暗处的产业链逐渐浮出水面。非法一日游经营者招揽游客主要有三个渠道来源,最常见的便是在游客集散中心、热门景点周边等地散发虚假广告宣传单页。一日游项目报价通常在100元左右,低于游客心理预期,因而具有一定的“吸引力”。

另外,注册非法运营的网站、冒充有一定知名度的旅行社进行网上揽客也是一大渠道。据了解,国旅总社就因名称被非法一日游旅行社冒用,困扰之下,于2013年退出一日游市场。

甚至,游客利用打车软件招徕的司机也可能与非法一日游经营者串通,引导游客“入坑”,让游客避之不及。

 

掉进非法一日游陷阱的游客往往遭遇到的情况是,在车上长时间地被导游引导购物,下车多被带到与非法一日游经营方有利益勾结的纪念品商店等购物场所,或是餐厅、演艺场所等有自费项目的地方。

 

尽管自《旅游法》颁布以来,导游强制游客购物的猖獗现象在很大程度上遭到抑制,但围绕北京非法一日游的核心仍然是“购物”,屡禁不止。据北京市消费者协会于今年7月发布的2018年北京旅游消费体验式调查结果显示,在北京的一日游线路中,55%的项目存在强制消费现象。事实上,这里提到的“强制消费”大多并非导游真正地强迫或胁迫游客进购物店进行消费,而是隐性强制消费。导游人为为游客的正常行程设置障碍,游客无奈被动消费。非法一日游的利益链条涉及了旅行社、导游、司机、餐厅、演艺场所、购物店等环节,而将他们联结起来的关键便是“回扣”。在非法一日游的交易中,他们或多或少都能从中获得一定比例的额外收益。

 

供给不足

据悉,2017年北京市旅游委共受理非法一日游相关投诉897件,而这一数据在2016年是1612件;全年处罚案件106件,涉及82家旅行社和24名个人,累计罚没金额225万余元。

从上述数据来看,北京一日游市场向好的态势明显。但与此同时,也不免让人置疑,为什么非法一日游有如此大的市场空间?旅游专家王兴斌认为,非法一日游问题归根结底是市场的供求问题,在正规供给满足不了市场需求的情况下,就有不正规的供给来补充。

 

北京导游协会秘书长李健同样认为非法一日游问题的症结在于供给不足,而至于正规旅行社对于提供一日游产品供给意愿不强的原因,李健从以下三个方面向品橙旅游进行分析。

其一,有很多社会公共资源并不对普通旅行社开放,比如集散中心;其二,政府对正规一日游的正面宣传及扶持政策等没有精准惠及普通旅行社;另外,旅行社将一日游产品上线到OTA平台上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包括押金、月结款、交易佣金和冲量压力等。

 

“一日游本身应该是薄利多销、带有城市标签、代表城市品牌的产品,但现在各方面的因素都不足以支持一日游产品建设。包括非法一日游的侵扰、游客认识的不足以及公共资源对旅行社不放开等,进而形成了‘劣币驱逐良币’的效应。”李健如是说道。

 

那么,有望将非法一日游彻底扼杀吗?显然,这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2017年8月1日,《北京市旅游条例》正式开始施行。该条例针对“一日游”经营环节进行全链条制度设计,扩大公共服务供给,切断非法一日游信息传播链条、服务链条和利益链条。例如,规定设立旅游公交,为散客旅游者提供交通出行便利;设立了电子行程单制度,规范网络形式进行旅游线路宣传的行为等。值得注意的是,上述条例专门提及“旅行社应当与旅游者签订一日游包价旅游合同”。这也是北京市旅游委反复强调的,一日游游客应该通过签订旅游合同的方式,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避免不必要的损失。

 

旅行社是否与游客签订旅游合同也是北京一日游整治风暴中的重点,但是据最近的一次调查显示,一日游的合同签订率仅为65%左右。在对非法一日游经营活动治理常态化的趋势下, 这种情况将在很大程度上有所好转。

 

疏堵并举

“堵疏并举”是业界普遍认可的治理北京一日游乱象的举措,光靠“严打”并不能解决非法一日游问题。王兴斌表示,对于非法一日游,应该又堵又疏、堵疏并举,“堵”是取缔客违规违法活动,“疏”是区别对待、争取多数。比如,为八达岭、十三陵的专线导游制订专门的条规、进行专题考试、并颁发专线导游证;开设专门从事北京一日游的旅行社、旅游车,从“地下游击队”转为“正规军”,纳入正当的经营轨道。

 

“一日游是城市、特别是大城市旅游的重要产品,永远有着旺盛的市场需求。能否便捷地参加一日游活动,是衡量一个旅游城市是否成熟的重要标志,更是一个国际旅游大都市的基本要求。因此,从根本上构建起解决市场供需矛盾的长效机制,对于解决北京非法一日游问题至关重要。”王兴斌强调道。

 

李健表示可以利用现代化科技手段解决有效供给的途径问题,北京一日游产品形态简单,建立一个有效的平台,完成从招揽到资源分配的任务,引进其他优质的社会资源来完善这一体系,并且资源向社会开放。

 

此外,李健认为在治理一日游市场乱象的方向,过度强调“黑车”、“黑导”会形成一种反作用力,导致游客概念混淆,形成对导游和旅行社的误解和抵触,错误地引导了舆论,可以积极引导导游群体在文旅结合,有效供给方面的作用。

 

正如北京某旅行社一日游从业人员对品橙旅游所言,北京一日游市场秩序整体稳定,只是在热门景点非法一日游过于集中,造成了公众有误差的观感;再加上对个性化、定制化一日游产品的推广,以及有关部门的整治力度不断加大,非法一日游的市场空间正在逐渐缩小。